热线:010-63031521
Email: [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知识  >> 我们的期刊  
  经典案例
  视频讲座
  心理百科
  咨询常识
  在线测评
  我们的期刊
  心·语
 
 
 
求医路漫漫《友谊心友》第5期(2004年6月)
作者友谊心友      分类我们的期刊       浏览      
 作者:秀儿

1993年我与同事之间产生了一些矛盾,心中产生了不平衡;加上多次的下岗使我很气愤,但是三又不好意思发泄,只得把不快压在心中。

4年后,也就是1997年的一天,我到朋友家作客,朋友很热心地给我沏了一杯浓浓的咖啡。当时我非常渴,一口气就把整杯咖啡喝了。没出2分钟,我就心跳得非常厉害,而且还有说不出的难受,幸好她家离医院较近,我们就来到了医院。经诊断,医生说我是心梗,需要抢救,不由分说,我就吸上了氧气,还用了泵式注射治疗心梗的药,含了两片硝酸甘油;同时院方还给家属打电话,怕我有生命危险。由此,我的精神更加紧张,难受的程度有增无减。从下午3点至次日凌晨5点我一直非常难受、脸色蜡黄……医生自言自语说:“一般来说,心梗病人用药这么早,早就该缓解了,她这是怎么回事?!”最后医生也没有办法,看了心电图也没有问题,就开了一大堆治疗心脏病的药,打发我回家了。

回家后我还是难受的不行,又来到了另一家医院。做了心电图后,医生也说我没事儿,让我去精神科看病到了精神科后,医生又给我敲腿、又给我敲手,然后说我没事儿,又把我打发出来了。于是每天我大把大把地吃治疗心脏病的药,随身携带速效救心丸,生怕出什么事儿。

两个月过去了,我的症状一点儿也没见好,心里特着急,心想“做心电图没事儿、吃药不管事儿,干脆我也别管它了,大不了就是一个死,有什么呀,我还较上劲了。”于是,我也不带速效救心丸了就去公园锻炼了。可是,我还是难受呀,在公园犯了几次头晕,硬撑着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休息,熬到回家,我还有一丝高兴,“我不还是活着回来了吗?不是也没死嘛!”此后,药我也不吃了,过了一段时间,我难受的症状消失了。 可好景不长,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出现了经常肚胀的症状,于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医院访问”。医生们的诊断也是“精彩纷呈”:有的医生说是胃病,有的医生说是大肠有问题,还让我去做了肠镜,但是没有查出问题。一年后,我又出现了排尿困难,于是心里又发了慌,泌尿科的专家号我又没少挂,被诊断成泌尿感染、膀胱炎等等,每位医生的回答都不一样。服了大量的消炎药和中成药后,我又被“推荐”到了肾脏科。

一进入肾脏科,我的天呀,这里的病人不是换肾的就是做肾透析的,我的心更慌了。当坐在医生面前时,我诉说了我心慌得“登峰造极”的程度。这位医生真是我的指路人,他说:“以前我遇见过一位你这样的病人,她也非常紧张,接下来吃了罗拉就好多了,我建议你到神经科去看看。”我赶紧去了神经科。

经过测试及诊断,我是患有抑郁伴随焦虑及紧张,这才是我多年来苦苦寻找的病根儿。刚刚开始我的躯体化症状是比较严重的,以焦虑、紧张为主,严重时一滴尿都排不出来。吃了一段时间的百优解和罗拉,效果不是特别好;我又一次向柏大夫说明了我的情况,她举了一个例子给我(可否将例子扩展,会更有说服力)。她说完后,我觉得我也有类似的情况,于是柏大夫告诉我:“你的躯体反应是由精神引起的,不要过多地关注它,该做什么就继续做什么。”柏大夫这句话我牢记在心,以后多次在我难受时,我都靠这句话挺过来的。

吃了一段时间的百优解,读了不少有益的书,并坚持锻炼,使我的心情逐渐地调整地比较好,躯体反应得到了很大的缓解。由此,我完全相信我的病因是来自抑郁这个恶魔。

三年多的时间,我因为自己躯体上的反应奔走于各家医院、走访了各个诊室,始终也没有意识到是心理上的问题。真是,钱没少花、罪没少受、急没少着,结果还绕了个大弯子。

 
上一个:与真实的我接触《友谊心友》第4期(2004年3月) 下一个:心灵成长夏令营营员来信《友谊心友》第6期(2004年9月)..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