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010-63031521
Email: [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知识  >> 我们的期刊  
  经典案例
  视频讲座
  心理百科
  咨询常识
  在线测评
  我们的期刊
  心·语
 
 
 
关于衰老和死亡——读《相约星期二》(友谊医院神经内科心理门诊 柏晓利)
作者友谊心友      分类我们的期刊       浏览      
 关于衰老和死亡(友谊心友期刊16期)

——读<相约星期二>---友谊医院神经内科心理门诊 柏晓利

莫里老人是一位有着心理学背景的社会学教授。他在一次朋友生日聚会上无缘无故摔倒了,他自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问题,不是因为衰老。这时他78岁了,看病检查直到最后做了肌肉组织活检诊断为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ALS)——神经系统的不治之症,他知道他被判了死刑。

医生与莫里和夏洛特(他的妻子)坐了将近两小时,耐心地回答他们的问题。当他们离去时,医生给了他们一些有关ALS的资料:几本小册子(这小册子并非无足轻重,它是告诉病人有关死前所经历的痛苦的相关知识),似乎他们是在开银行帐户。外面阳光普照,人们忙着各自的事情。一位妇女急匆匆地往停车收费机里投钱,另一个拎着食品杂货走过。老教授为他周围的正常生活节奏而感到震惊。难道世界仍是那么的无动于衷?难道没人知道我的厄运?然而地球并没有停转,它丝毫也没在意。当莫里无力地拉开车门时,他觉得自己好像掉入了一个深穴。“现在该怎么办?”他寻思着。

ALS就如同一支点燃的蜡烛,它不断融化你的神经,使你的躯体变成一堆蜡。通常它从腿部开始,然后慢慢向上发展。等你不能控制大腿肌肉时,你就无法再站立起来。等你控制不了躯干的肌肉时,你便无法坐直。最后,如果你还活着的话,你只能通过插在喉部的一根管子呼吸,而你清醒的神志则被禁锢在一个软壳内。或许你还能眨眨眼睛,动动舌头,就像科幻电影里那个被冰冻在自己肉体内的怪物一样。这段时间不会超过五年。

医生估计莫里还有两年的时间。 莫里知道还要短。事实上一年后,莫里老人去世,但老教授却在那一刻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这个决定是在他头顶悬着利剑、走出诊所的那天就想到的。“我就这样枯竭下去直到消亡?还是不虚度剩下的时光?”他问自己。

他不甘枯竭而死,他想要勇敢地去面对死亡,老教授这种直击命运的做法,也带领着许多人一起触摸了内心深处最害怕却又是最需要面对的问题——死亡。

相信不少人都有过那种感受,比如突如其来的意外,从天而降的飞来横祸(比如我自己就曾遭遇车祸),今天还生机勃发,明天就是一纸绝症诊断书……不一而足。命运的时钟转瞬间就逆转了它的方向,不再顺着你的心意摇摆,眼看着噩运一点点降临,却束手无策。甚至有的时候,一切发生得太快,我们连叹息的机会也没有。

活着,却只是为了守望死亡,这种难以言说的感觉,会让人觉得,恍如梦境,外面的世界一切照旧,花开花落,斗转星移,唯独我已不是昨天的我了。我甚至知道再过多久我就会从这个曾经熟悉的世界消失,别人不知道这种境遇,更不知道这种消失是永远不再回来。

即使别人知道了命运之神的决断,除了掬一把同情的眼泪,也没奈何,对于这种窘境下丛生的怜悯和叹息,不仅会使当事人滋生命运不公的想法,甚至还有一点深刻的恨意:为什么死神挑中我,独独来敲我的门呢?

其实不仅死亡是每个人的最终的港湾,退却白衣飘飘的青春后,剩下的也只是衰老还有伴着的回忆。

唐代刘希夷所写的《怨诗》里说“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年轻时读,意气风发,只觉得老旧的不过是身边的事物,而我整个人却是充满活力、日新月异的,比如大学毕业了,比如得到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每一年生活都在发生着变化,令人觉得生活充满了新鲜感。但当我渐渐老去,渐渐白发从生,那种充满生命力的感觉再也找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感叹,感慨和感伤。医院北边的马路两侧,有很多树,三十多年了,它们依然像我刚从兵团回到城市的那一年,在四季里交替更迭:树叶绿了,树叶长大了,慢慢又黄了,树叶落了,第二年,还会有新的叶子长出来,周而复始。三十多年,唯一的变化只是树干比原来粗了些。而我呢,却从二十几岁长到了五十多岁,于是再回味那句诗,感觉也变了,从赞叹生命的奇迹变成感悟人生的无常,从体会激情的喜悦沉淀为敬畏自然的永恒。自然的深刻和恒定,让一直穿行在奔腾向前的生命之河里的人们变得谦卑,变得肃穆。

时光荏苒。生命是一趟没有返程的列车,这制约着所有的人,不管你接受还是抗拒。皱纹、白发,无一不在昭示我们老去的现实,可是唯有那颗从不停止的心不愿承认,衰老已经来临的残酷,于是常常看到七八十岁的老人来看病,不断地问我“我为什么走路腿没劲,为什么头晕,为什么会得颈椎病?”说来说去,人们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不能像年轻人一样无灾无病?古代帝王们求贤问道,妄图不老,也是害怕岁月在他们身上无情地剥夺,直到他们一无所有吧。

可是,我们得接受我们不能改变的,一如衰老,一如死亡,只有接受它我们才会知道在剩下的时间里我们能做些什么,从而去改变我们有能力改变的。

我们为什么活着?我们做些什么会让生命变得更有意义

 
上一个: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心门——《相约星期二》读后 下一个:存在即美好——读《相约星期二》友谊心友期刊16期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