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010-63031521
Email: [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知识  >> 经典案例  
  经典案例
  视频讲座
  心理百科
  咨询常识
  在线测评
  我们的期刊
  心·语
 
 
 
给自己温柔的一刀
作者友谊心友      分类经典案例       浏览      
 “胡医生,我感觉似乎受到了温柔的一刀,有点疼,有点痛苦!过后,我明白了,这一刀我必须要受的,我需要给自己这样一刀!”这段话是我的一个个案结束讨论的时候说的,当时我们正在进行治疗结束的讨论。我问她对治疗的感受。

敢于给自己温柔一刀,那是自我功能强大的表现。心理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总伴随着自己可以承受的痛苦(不管是分离的哀伤,还是创伤体验)。就好象是蛇与龙虾要成长,需要经历一次又一次的蜕皮。大凡修炼身心的人,都需要自我节制,有时候节制也会有痛苦的过程。

很显然,这个个案的治疗是相对有效的,因为她懂得了爱自己(温柔的对待自己),并敢于面对真实的自我状态(发现了问题,下刀解决)。

2004年,在接受中德精神分析培训的时候,每次下午的督导完了,总是有一个中方的心理论坛。同行李孟潮做了一次主题演讲《手淫,青春期认同》。当时他做了一个比喻:心理治疗还是有点象外科手术。我所理解的心理治疗,如果说与手术类似的话,那就是在下刀前,首先需要术前检查(初始访谈,治疗假设,诊断),决定手术前,需要麻醉(共情,治疗联盟的建立),需要备皮(防御机制的澄清和解释),然后在严格消毒下(移情反移情的理解,特别是反移情的处理),进行下刀(质对)。一旦病灶与术前检查有出入(退行过头,阻抗太强),那可能还需要更彻底的清创(阻抗的解释,强调治疗设置)。医生执业过程中,医生也会有无力感,那需要求助(督导,自我体验)。不管医生的医术再高明,病人的身体素质和术后康复能力是手术成功的关键。

刚学习精神分析的时候,很多的治疗师,包括我自己,会经历一个“野蛮”分析的阶段,那就是没有任何术前准备就进行生切硬拽。这样的心理治疗,或许可以用“强奸”比较合适。利用求助者对权威的认同,而强行进入求助者的内在心理空间,造成第二次的心理创伤。

为什么会有“野蛮”分析呢?其中一个原因可能在“分析”这个词语的意思理解上了。分析总会被理解为一个主体去看另一个客体,分析被理解为是动词,变成一种行为。就象“治疗”一词,也会被理解为一个主体对客体进行的行为。我就遇见过一个求助者,直接对我说:胡医生,你治疗我吧!用了很长时间进行关于心理治疗的解释。自己对另一个人进行“分析”也罢,“治疗”也罢,其实是治疗师内心中需要有“控制感”,这样的需要会被无意识的表现在对“治疗”和“分析”的热衷上面,而误解真正的“精神分析治疗”是一个互动的关系中,产生变化的过程。精神分析,更是一个名词,而非动词。

越是需要成就感的治疗师,就越需要通过自己积极的行为干预求助者。这只是治疗师为满足自己而进行的所谓“分析”。这对求助者会有多大的帮助呢?最起码,治疗师忽略了对方是一个有行为与行动能力的单独存在的个体。这在中国这样的“控制”文化下,是经常会发生的。

这样看,心理治疗又与传统的外科医生有着极大的差别。外科医生是主动的下刀,而心理治疗是在求助者具备能力的时候,不经意的温柔的给自己一刀,或者是很多刀。有点象武林高手受伤后,在一个有人保护的安全下,运功或者是用小刀把自己身上所中的毒逼出来。治疗师最多就是在他的背后,保护一下,不让他因为外界的骚扰而走火入魔。如果更高武功的治疗师,可以用双掌抵住他的背心,附加一些功力,加快他的排毒过程。

治疗师的成长也需要经历一些阶段:自恋过程,自恋受损后的无力,给自己温柔的一刀,排除毒素后的清澈。每个人的成长都是如此的。

假如一个治疗师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阶段,那治疗师本身的毒素会转移到求助者身上。

凶狠的切自己一刀,要么就是自残,要么就是假象自己有关公“剔骨疗伤”的勇气和能力。而关公之所以成为被人供奉的“神人”,那就是普通人所不能达的。一旦自己认为自己有“神人”的能力,多半是我们自己的自恋幻想。何况,帮关公刮骨之人也乃一“神人”华佗是也。

对自己温柔一点。总想着顿悟而心花盛开,还不如不急不徐地节制修炼。

温柔一刀,是自己给自己的。别人给你再温柔的一刀,也会让自己跳将起来,破口大骂,或者唉声自怜的。

没有一个治疗师是“神人”!一旦你见到“神人”那也是你封的。

——胡慎之

上一个:强迫症案例与治疗 下一个:一个抑郁症、强迫症患者从恶梦到新生的故事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BACK TOP